※研究与探索

研究与探索

先期登岛作战的第一个师长

来源:  作者:王丕琳 蓝晓石  日期:2020-3-17 16:38:24  点击量:[]

先期登岛作战的第一个师长

——忆父亲王东保参加解放海南岛的经历

               1.JPG                         

王东保将军像

在纪念我军胜利解放海南岛70周年前夕,我们不禁回忆起父亲与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的一次谈话。九十年代初的一天,我们随父亲王东保去看望张万年副主席。当时,中央军委在北京北海东的“三座门”办公。张副主席热情地称父亲“首长”,还对我们说;“你们父亲在打海南时已经是43127师的师长了。我1968年担任127师师长,在这个师当了十一年师长。”张副主席说:“你们父亲可是一名战将,是我军解放海南先期登岛作战的第一个师长,也是首任海口警备区的司令。”两位老人在那次畅谈中,深情地谈起了许多127师解放海南岛的往事……

 2.JPG 

九十年代初,王东保将军看望张万年副主席

父亲一生身经百战。他和老战友见面时谈的最多的就是当年出生入死的战斗。我从小随军生活,虽然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学校,但是在父亲和他的战友们的谈话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尤其是解放海南岛的战斗,这是他们最难忘的战斗历程,也是我印象最深刻的记忆。随着年龄的增长,当年听到的点点滴滴已经成为完整的记忆。

1949101日,毛主席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那时,解放全中国的战斗还在进行中。

父亲王东保时任43127师师长。1014日,43127师在解放了广州后,奉命前往广西追歼白崇禧残敌。11月下旬,军部通知王东保师长、政委宋维栻和师政治部主任魏佑铸去参加军党委扩大会议。这次会议传达了毛主席关于解放海南岛的重大决定,传达了中央军委命令;成立渡海作战兵团,由40军、43军及配属加农炮团等10万余人组成,四野15兵团司令邓华、政委赖传珠和副司令兼参谋长洪学智指挥。

军领导在会上介绍了海南岛的情况;海南岛是南中国的门户,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蒋介石任命薛岳为“海南防卫总司令”,在岛上部署了5个军10万余人。还有海军,有舰艇50余艘。空军有飞机40余架。“海南防卫总司令”薛岳,字伯陵,国军陆军一级上将,先后任贵州省主席、抗日第一战区前敌总司令、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绝非等闲之辈,在抗战时期,指挥过四次长沙大会战,被认为是抗战中歼灭日军最多的中国将领,曾获美国总统颁授自由勋章。他就任“海南防卫总司令”之后,面对没有海战经验的我军,吹嘘他的“伯陵防线”固若金汤,海陆空“立体防御”,对付共军不足为虑,甚至扬言要把海南岛当作反攻大陆的跳板。

在那次会议上,军领导详细分析了敌情。敌军的具体部署是:32军守备岛东部;62军及教导师、暂编第13师等守备岛北部;64军守备岛西部;63军守备以榆林为重点的岛南部;海、空军主要用于环岛巡逻和海上封锁。敌人设区环岛防御,虽然敌我双方力量悬殊,但敌方兵力不足,部署分散,便于我军选择弱点登陆突破。会议要求各部队立即开进到指定位置,做好解放海南岛的各项准备工作。

  
海上练兵       战前准备

194912月,43军奉命开往雷州半岛,准备执行解放海南岛的光荣任务。我父亲率领的127师到徐闻县城以东沿海地区。军指挥机关进驻湛江市。40军则分布在徐闻以西至北海市。毛主席十分重视这次渡海战役,多次给15兵团发电报指示。主席在电报中指出:“渡海作战完全与过去我军所有作战的经验不相同,即必须注意潮水与风向,必须集中能一次运载至少一个军的全部兵力,携带三天以上粮食,于敌前登陆,建立稳固的滩头阵地,随即独立攻进而不要依靠后援。”


根据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指示,1950年元旦过后,准备攻打海南岛的40 43军即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海上练兵热潮。针对部队中东北战士多,不会游泳的同志多的问题,为了打好这场关键性的海战,父亲在127师党委会上提出“把陆军变成海军陆战队”的口号,要求全体指战员学习游泳,熟悉大海,训练乘船和在船上射击。训练方法循序渐进,先近海后远海,先单船后编队,着重训练航海战斗队形和海上通讯联络,并演练登陆突破及占领滩头阵地。为克服晕船呕吐的困难,父亲和战士们一同在陆地苦练打秋千,再登船入海练习。经过两个多月的海上大练兵,指战员适应了海上作战,学会了操舵、划桨、使帆等驾船技术,掌握了在船上射击和木船打兵舰的要领,一个个从“陆上猛虎”变成了“海上蛟龙”。

3.JPG

                     王东保师长(左)在登岛训练中。

在积极练兵的同时,部队还加强了战前动员和政治教育。1月下旬,127师召开营以上干部参加的党委扩大会。其间,琼崖北区地委宣传部长陈说和府海地区宣传部长徐清洲,刚从北京参加青代会回来。父亲专门请他们向127师介绍了琼崖纵队在中共琼崖区委的领导下,紧紧依靠岛上广大劳苦大众,艰苦奋斗20多年的斗争史;介绍了海口市地域交通情况,并重点讲了薛岳的伯陵防线及海、空军活动规律。最后,他们表示愿同部队一起渡海,当向导和联络员。他们的讲话使部队受到了极大的教育和鼓舞。127师在海上大练兵期间,经常检查爱民遵纪情况,发扬军爱民,民拥军,群众支前的优良传统。在两个月内,43军共动员了2000余名船工,筹集了近千艘帆船,并改装了40余艘机帆船。

21日,四野15兵团在广州召开渡海作战会议。会议由邓华主持,研究打海南岛的作战方案。经过充分讨论,最后确定:分批偷渡与最后大部队登陆相结合。此时,毛泽东主席正在苏联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毛主席在苏联也关注着解放海南岛的准备情况。当他看了15兵团和中央军委的请示电报,于212日复电,“同意43军以一个团先行渡海,其他部队陆续分批寻机渡海”。遵照主席的指示精神,邓华决定两个军先各派一个加强营实施偷渡。

35日、7日,40118师一个加强营利用夜间偷渡,分别在儋县以西白马井和北海市以南的涠洲岛登陆。311日,43128师一个加强营,由徐芳春团长率领,在文昌县以东登陆。这两个先锋营顺利登岛,击溃敌守军,与琼崖接应部队胜利会师。根据先锋营登陆的经验,40军、43军立即组织实施更大规模的加强团先期登岛作战。

318日, 43军的李作鹏军长在127师党委扩大会议上宣布:经四野渡海指挥部批准,决定以43军和40军各组一个加强团第二批渡海登陆作战。决定由王东保师长和宋维栻政委率领127师组建一个加强团。初步定于3月下旬起渡,具体渡海时间还要看风向和潮水情况。

321日,127师王师长和宋政委召开了有加强团的第379团、第381团第2营和师前指负责同志参加的会议,讨论渡海的具体方案。322日,127师加强团在大海边以连为单位召开了战前誓师大会。会上群情振奋,大家一致表示要争做海上打敌舰的先锋、抢滩登陆的英雄,不辜负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期望,坚决完成光荣而艰巨的登岛作战任务。

我问父亲:“为什么你会成为登岛作战的第一个师长?”父亲骄傲地说:“当然是我和宋政委积极请战,才争取来的。新中国成立时,有些同志的家乡已经解放,想解甲归田过和平日子了。这时,作为指挥员就更要身先士卒,不怕牺牲,为解放全中国勇于冲锋”。父亲接着说:“能把这么重要的作战任务交给我们,主要归功于有127师这个能打硬仗的好部队”。

说起127师的光荣历史,张万年副主席讲,在洛阳有127师的师史陈列馆。馆中记载了,43127师的前身是北伐战争中著名的“叶挺独立团”,是第一支由中国共产党人掌握的武装力量。1927年这支部队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后上井冈山,参加了五次反“围剿”作战。父亲20岁就随该部队到达遵义,在二万五千里长征中一直担当开路先锋。陈毅元帅曾评价该师:“是一支党指向哪里就打到哪里的钢铁部队”。这支部队历经百战,解放战争中从东北的松花江畔一直打到海南岛,并光荣地担当了解放海南先期登岛作战的主力部队之一。


渡海激战        先期登岛

4.JPG

渡海后,王东保(二排左二)和战友们在一起。 

自从我军2个先锋营登岛后,薛岳加强了海南岛两侧翼的防御。127师加强团决定出其不意,在琼州海峡正面海口市以东强行登陆。那时候,我军没有军舰,登岛主要依靠风帆和划桨这些没有动力的民船。324日、27日部队两次登船,因无风或风力弱,都不得不返航待命。

331日傍晚,琼州海峡东北风渐起,解放海南的时刻终于来临。父亲对加强团作了简明有力的战前动员,随后战士们喊起号子,再次把隐蔽在海湾红树丛里的木船推出来。有的战士高兴地喊着:“毛主席借东风来了!”晚22时整,父亲下达命令,1号指挥船上升起3发红色信号弹,88艘帆船载着加强团3733名指战员及360多名民工,扬帆起航了。船队成左、中、右三路纵队航行,中路为主力部队;左路有护航队,准备迎击文昌县清澜港方向出动的敌军舰艇;右路也有护航队,准备阻击来自海口方向的敌舰船。我各船队之间用小喇叭和红绿灯光信号进行联络。

夜幕中,船队乘风破浪,飞驰向前。大约航行了两个小时,在1号指挥船上,父亲和陈说部长用手电筒照着地图。父亲问:“方向对吧?接应部队在我们登陆时能不能赶到?”陈说部长肯定地答复:“放心吧,方向对,快到主流海区了。接应部队一定能赶到!”父亲说:“好。请你和领航员老钟掌握好方向,部队准备强行登陆。”这时,指挥组张科长、徐科长先后报告:各船都跟上了,编队保持的很好。大家正谈得高兴,指挥船慢了下来,原来风渐渐变小,风停了。俗话说:“有风行一天,无风行一年。”父亲立刻通过指挥组下令:摇橹划桨前进。在海上练兵时,各船都做了无风条件下航行的准备,每艘船备有一橹六桨。令人焦急的是,单靠摇橹和划桨,船速仍太慢。为了加快前进速度,战士们拿出构筑工事用的小铁锹划水,有的把枪托也当起了木桨。船队继续向登陆点进发。

突然,空中传来了飞机的声音。敌机投下两颗照明弹,把海面照得一片通明,接着就是低空扫射、投弹。战士们举枪向敌机猛烈还击,打得敌机不敢低空盘旋了。也许是炸弹扔完了,敌机不得不返航。不久,我军的船队右前方出现了3艘敌舰艇。右路船队首先与敌舰交火。顿时枪炮声大作,海峡上空被炮火喷出的火焰映得一片通红。海面上激起无数高大的水柱,一场木船对兵舰的海战在琼州海峡激烈地展开了。担负右翼护航任务的是第379团。该团5连首先与敌舰遭遇。这个创建于井冈山的连队,素以勇猛顽强的战斗作风著称。在连副指导员呼生永的指挥下,3艘单桅的小木船,以大无畏的精神,一往无前冲向敌舰。木船打兵舰只有在尽可能近的距离内,才能扬长避短,克敌制胜。我船发扬近战、夜战的特点,冲上去,靠近打,当逼近敌舰不足100米时,呼永生才下令开火。我火箭炮和六零炮连连命中目标,轻重机枪和冲锋枪打得敌舰火光飞溅,最后手榴弹也扔了上去。海战越打越激烈,尽管我方伤亡也很大,但没有一艘船后退。终于,一艘敌巡逻舰被重创,拖着一股浓烟逃跑了。另两艘敌炮舰也急忙掉头远遁。我军创造了世界海战史上用“木船打败军舰”的奇迹。

战后,当父亲和宋政委向邓华等兵团首长汇报到“3只木船打败3艘军舰”时,他们感叹不已,并向四野报告了127师的事迹。毛泽东主席对这一木船打军舰的英雄事迹给予了高度评价。他在邓华司令员的一份海战报告中批示:“这是人民海军的首次英勇战绩,应予学习和表扬!”

激烈的海战持续了近两个小时。考虑到必须在拂晓前在琼崖登陆,父亲决定留下护航队与敌周旋,主力船队按预定作战方案前进。这时,天公相助,海风渐起,各船鼓足了风帆,船队犹如插上了翅膀,加快驶向对岸。凌晨4时许,主力船队已接近塔市附近的海岸。父亲指示向军指挥部发出我师即将登陆的电报,并命令向部队下达准备抢占滩头的信号。此时,正前方海口方向传来激烈的枪炮声。陈说部长讲:“是接应部队同敌人打响了”。父亲立即命令379团团长冯镜桥、政委单印章做好准备强行登陆。

41日凌晨430分,父亲和宋政委分乘的12号船抵达海滩,在船上重机枪火力掩护下,他们率先跳下齐腰深的海水,带领师前指的同志和第一梯队,跃上黄沙滩,冲进敌战壕,向敌发起冲锋。在127师加强团的军旗飘扬下,战士们英勇杀敌,岸边敌碉堡一个个被炸毁,一线的敌军节节败退,二线的敌军仍凭借坚固的工事顽抗着。这时,20天前上岛的128师渡海先锋营,在团长徐芳春的指挥下打过来了。琼崖纵队第3总队,在副总队长刘荣的率领下,也赶来接应。在我军的前后夹击下,敌岸边守军被彻底击溃。我军三路部队在滩头会师。此次战斗,127师加强团攻克敌10余座地堡,歼敌两个连,俘敌100多人,我方伤亡40余名。凌晨5时,父亲和宋政委向军指挥所发出了胜利登陆的电报。军指复电祝贺:“你们发扬了英勇无畏精神,表现了特殊的英雄气概,是你们的无上光荣。望你们歼灭敢于进攻的敌人,准备随时配合主力登岛作战,完成全部解放海南岛的伟大光荣任务。”同时,兵团指示:“43军上岛部队和琼崖纵队第3总队统归王东保师长、宋维栻政委指挥”。


大军登陆         解放海南

41日天亮时,加强团清点人数,发现只有八连和九连没有登陆,登陆场附近已看不见船只。父亲与宋政委、刘荣商量后,决定扩大战果向两侧敌阵地进攻。我正规军上岛作战,所向披靡,很快歼灭了敌1个团部、2个步兵连和1个机枪连,俘敌副团长等200余人。登陆场附近战斗胜利结束,部队按预定计划前往根据地琼山县云龙乡。

后得知,八连和九连的船只在掩护主力部队时,与敌舰交战偏离原定的航线。他们在海口市附近的白沙门岛登陆。白沙门岛是薛岳极为看重的阵地,布防了一个加强营。白沙门之战成为解放海南最为惨烈的战斗。敌调集重兵对付127师这两个连队,先是用舰炮摧毁了所有船只,然后增加了3个团的兵力,在飞机的掩护下,向我不断发起冲锋。在这个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小岛,两个连浴血奋战了一天一夜,打退了敌30余次进攻,使敌人付出惨重代价。九连连长田长寿七处负伤,仍坚持指挥战斗,拼到生命的最后一息。127师这两个连队的大部分同志都壮烈牺牲。他们不仅完成了渡海护航任务,而且在白沙门岛牵制敌军重兵,为主力部队向纵深挺进创造了有利条件。为表彰他们的功绩,海南人民在白沙门岛上建立了一座纪念碑,朱德总司令题写“渡海英雄永垂不朽”八个大字。解放后,父亲每次到海南,都专门去白沙门渡海纪念广场向烈士致敬。

5.JPG

登岛后合影,右二为王东保。 

父亲回忆从41日登岛以后,一方面要按上级指示保存实力,随时准备迎接军主力部队渡海登陆;另一方面又要设法摆脱敌人的围追堵截,在与敌军周旋中尽量多歼灭敌人。就在海边的一个小屋内,他临时召开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宋维栻政委、徐芳春团长、刘荣副总队长、陈说部长以及团以上领导。宋政委首先感谢接应部队和海南的同志们。刘荣代表琼崖纵队热烈欢迎渡海大军,介绍了敌情,还告诉父亲已准备好10多名会说普通话的党员群众作向导。父亲要求部队继续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精神,日夜兼程向根据地前进,同时安排从海北来参加渡海作战的船工返航。

42日上午,师指挥组到达琼山县云龙乡,各部队也陆续到达指定位置。当晚,在紧张战斗的间隙中,在驻地开了一个小型的拥军爱民联欢会。海南人民在节目表演中充分表达了对子弟的深情。夜半时分,刘瑞龙副科长唤醒父亲,报告有敌情:敌32军军长李玉棠亲自督战,以4个主力团从海口、灵山、蓬莱方向分几路杀过来,妄图趁我立足未稳,将我军歼灭于根据地。父亲立即召开火线干部动员会,对登岛部队和琼崖纵队进行了分工,既有正面诱敌作战,又有迂回包抄,在运动战中打退歼灭来犯之敌。

战斗在43日凌晨打响了。父亲铺开地图愤然道:“光躲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有痛打敌人,才能摆脱薛岳的围追堵截”。宋政委赞成说:“对!吃掉它一路,给它点儿颜色瞧瞧!”父亲对刘荣副总队长说:“我观察这两天的战斗,你们琼纵很勇敢。从蓬莱方向来的敌人要经过你们阵地,你们一定要把敌人挡在龙虎坡,以便我们坚决歼灭大坡方向的敌人主力团。”

44日中午,龙虎坡阻击战开始了,敌军在强大炮火的支援下连续发起疯狂进攻。琼纵第1团伤亡很大,不少阵地多次出现拉锯战,有一个连只剩下30多人,但他们仍然牢牢控制着龙虎坡,不让敌人前进一步。下午5时,父亲率部向大坡之敌发起总攻,仅半小时即全歼一个主力团,敌团长被击毙,副团长被俘。此后,零星的战斗一直持续到8日下午,敌人终于被打退,薛岳的分进合击计划彻底失败。我军歼敌322551个整团,击溃敌3个团,歼敌近千人,俘敌千余人。我方伤亡300多人,其中许多是战斗骨干,特别是连长石长春也在这次战斗中英勇牺牲。他曾是红军一军团的战士,是屡立战功的模范连长。此次战斗后,部队转入休整,待命接应军主力登陆作战。部队行军中,沿途海南人民群众扶老携幼,端水送饭,热烈欢迎亲人解放军。

416日,父亲接兵团的电报,命令加强团前进到澄迈福山一带,接应43军主力渡海登陆。父亲立即率队出发,边打边走,经历了十几次战斗才打到海边,并清除了滩头守敌。当晚,我军大部队以排山倒海之势开始强渡。17日凌晨3时,突破了敌人大吹大擂的“伯陵防线”,胜利地在多个地段成功登陆。薛岳急调32军、62军和63军的4个主力师,共5万之众,企图将我登岛部队歼灭,而我军则视为消灭敌主力,歼灭其有生力量的大好时机。

17日至23日,父亲所率的加强团奉命在美亭、海口之间的凤门岭、平顶山,担任阻击从海口、琼山方向增援的敌军。凤门岭距澄迈县城18公里,是澄迈至海口公路的咽喉要地,由西向东共有3座山峰,东侧的105高地为其制高点。凤门岭之战是解放海南战役中至关重要的一次战斗。父亲很清楚地知道,一旦凤门岭防线被突破,第43军登陆部队将陷于里外合击的危险境地。薛岳深知这一点,给他的进攻部队下了死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攻下105高地,打通澄海公路。敌1533个团在飞机轰炸和炮火掩护下,反复向我军发起冲锋。担负防守105高地的是1273811连。该连先后打退了敌人的13次进攻,阵地前敌尸横遍野。我军虽寸土未失,但全连打到最后仅剩下13个人,而且个个都负了伤。这13人被誉为“十三勇士”。105高地之战,保障了我军主力的集结和展开,为我军取得美亭决战胜利立了大功。

423日,40军、43军转入全面进攻。43127师与40118师并肩作战,一举攻克海口市。薛岳看大势已去,无心恋战,慌忙向海岛南部逃窜。15兵团下达了解放全岛的命令。43军军指挥部留在海口市继续指挥作战。127师主力在海口琼山一带清扫战场,待命机动。24日,任命127师师长王东保兼任海口市警备区司令、政委宋维栻兼任警备区政委。

51日,海南岛全境解放。父亲率领的127师有12个连队受到上级通令嘉奖并授予光荣称号,荣立集体大功。

时光飞逝,伴随着伟大祖国70年日新月异的发展,海南更加繁荣美丽。当年登岛作战的父亲和许多先辈已驾鹤西去。现谨以此文深切怀念他们,并纪念先期登岛的最高指挥——我的父亲王东保。

 

                                  王丕琳 (王东保女儿)

                  蓝晓石 (王东保女婿)


 

 

6.JPG

王东保简历

1915——2000

 

江西省吉水县人。1929年参加革命,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一军团警卫连通讯员,第24团连政治指导员。参加了五次反“围剿”和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115343685团政治处组织干事,苏鲁豫支队第1大队营政治指导员、大队政治委员,新四军第3720团团长,参加了平型关战役,后奉命率部挺进苏鲁豫边区,为巩固和发展苏鲁豫根据地,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积极贡献。解放战争时期,任第四野战军43127师师长。参加了秀水河子战斗、四平保卫战、三下江(松花江)南、解放北平、进军中南、解放广州、两广追击战等著名战役,并率主力团先期强渡琼州海峡,为解放海南岛立下了功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南军政大学上干一大队大队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副军长,军长,沈阳军区副参谋长,成都军区副司令,四川省生产建设办公室副主任。他经常深入部队,深入海边防,为部队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自由独立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200041日在成都逝世,享年85岁。

 

主要参考资料

1.《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帅名录》第二集(解放军出版社,1987

2.《强渡海峡,解放海南》(王东保著)

3. 王东保日记

4.《“叶挺独立团”跨海征琼崖》(宋维栻著)

5.《海南岛桂林洋革命史迹》(林诗銮 陈昌玖主编,1990

6.《李作鹏回忆录》(李作鹏著,香港北星出版社,2011

7.《王东保》(百度百科)

8.《王东保将军回忆海南岛战役》(百度)

 



电子邮箱:781632945@qq.com 广州新四军研究会(www.gzn4a.com)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9 广州新四军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113740号-1 推荐使用 SogouExplorer(搜狗)浏览器 高速模式 1024*768 以上分辨率进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