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探索

研究与探索

张万年与127师

来源:特色文苑5  作者:  日期:2020-3-9 18:53:05  点击量:[]

2.JPG

1979年2月17日至3月10日,张万年带领127师,在越南自卫反击战场上的22个日夜……

       张万年是山东黄县(今龙口市)人,出生于1928年8月1日,建军节这天,比建军整整晚了一年,正是天生就有军人命。1944年8月,16岁的张万年带着几个小同乡参加了八路军,当时的部队是八路军胶东军区北海军分区黄县独立营第2连,人们习惯称为“黄独2连”。
       在人民军队大发展中,“黄独2连”后被编入北海独立团,1945年10月随山东军区的主力部队挺进东北。北海独立团改编为东北人民自卫军第3纵队第5旅15团。张万年去了新编的第5旅16团当了警卫员。5旅16团后又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4纵队第12旅36团。4纵也就是四野41军的前身。张万年长期在这个部队中战斗成长,先后参加过三保本溪、鞍海、新开岭、四保临江、东北秋季、冬季攻势、辽沈、平津、衡宝、广西、粤东剿匪、南澎岛、东山岛等战役战斗。东山岛战斗时,张万年已是41军司令部作战训练科(后改为训练处)作战参谋。
       1958年12月,张万年被选送到刘伯承创建的南京军事学院合成军队指挥系一部第七期学习,时任院长是廖汉生中将。1961年6月,张万年从南京军事学院基本系毕业,其时的军衔为少校。1961年8月,张万年被任命为41军123师367团副团长,1962年11月升任团长,这个团也就是著名的“塔山英雄团”。1966年12月,张万年出任广州军区司令部作战科科长。1968年4月,张万年又被任命为广州军区作战部副部长。其间,张万年参加了解放军赴越南溪山学习组,考察并指导越军在1968年1月-7月发起的溪山战役。张万年在半年多的考察时间里了解了越军和美军当时的作战特点,对热带山岳丛林地带作战有了较为深刻的体会,对于10年后他指挥部队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起到了极大的帮助作用。
       1969年7月,张万年正式接掌广州军区43军127师师长之职,一干就是12年。他之所以在师长位置上呆了这么多年,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受了当时的师政委关光烈的牵连。关光烈是四野出身,建国后曾在林彪身边当过6年秘书。1965年调到127师任副政委,1968年12月任政委。关光烈精明干练,年富力强,军区很多领导都对他看好,升任军级领导职务也是指日可待。不料,“九一三事件”前夕,关光烈意外地被林立果紧急召到北京谈话。虽然关光烈拒绝了林立果提出的各种无原则要求,但也没有引起警惕,未向上级领导汇报。这次“召见”最终给他带来了灭顶之灾。“九一三事件”后,关光烈很快被逮捕,作为林彪反革命集团的“同伙”被关押了10年零1个月。在被审查期间,上面来的人物特别对张万年的态度与动向极为关切,再三询问关光烈是否曾把去北京的情况透露给了张万年。关光烈说:“我连自己的老婆都没告诉,我能告诉他吗?” 
       虽然张万年有幸没有被卷到这个漩涡中去,但在当时的气氛下,晋升之路也就遥遥漫长了。
       张万年是1978年3月到北京的军事学院高级系第二期第二队学习。军事学院位于海淀区红山口,当时刚由军政大学军事系为基础重新组建,院长是肖克上将。1985年,军事学院与政治学院、后勤学院合并成为著名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

       1978年12月16日,正在北京军事学院高级系第二期第二队学习的第43军127师师长张万年接到紧急通知,提前离校,速返回部队做对越自卫还击战前准备。
       这次命令来得非常急。12月7日中央和军委决定发起对越自卫还击作战,12月8日军委就下达了正式战略展开命令,调隶属于武汉军区的第43军加强给广州军区参战,要求在1979年1月10日前赶到预定地域集结。127师则是在12月10日接到上级命令。
       12月23日,张万年和政委蔡春礼率127师作为43军前卫师先行启程,于12月28日赶到广西崇左县江州地区集结,开始了紧张的临战训练和准备工作。
       根据广州军区前指的战役计划,43军的3个师中,129师配属给42军,向七溪方向进攻,保障42军向高平进攻的左翼安全;43军军部率127师、128师、炮兵团、高炮团向谅山东侧的禄平方向发展进攻,围歼禄平地区守敌,配合55军攻占谅山,同时阻击亭立地区的越军338师增援谅山。
       127师的任务是突破广西边境爱店当面的越军防御,攻歼支马、龙头地区之敌,然后向禄平方向发展进攻。
       支马、龙头地区的守敌是谅山省独立第123团的1、3营,还有部分武装公安部队。独立第123团原属304B师,这个师是由越军中排名第四的304师分编而成的。独立第123团据说有20多年的作战历史,战斗经验丰富,1976年才转为地方军。
       针对当面越军的防御部署,张万年决心“牛刀杀鸡”,初战必胜,集中优势兵力对支马、龙头地区越军实施正面进攻,两翼穿插,迂回包围,先围后歼。他动用了师的379、381团和380团3营,共7个步兵营兵力,还有军侦察连和2个边防连投入攻击。支援炮火上,准备了师炮兵团、军122榴弹炮营及各团炮兵连的共约7个炮兵营,还有广州军区独立坦克团3营的2个坦克连。
       张万年要求各级指挥所要尽量靠前,师前指距离前沿不得超过3公里,团前指距离前沿不得超过2公里,营指基本要和主攻连的连指在一起,距离不得超过500米。在战斗打响后,张万年要求“我要用肉眼直接看到前方正在进行的战斗”,带着师前指进到与一线作战连队不超过2公里的位置指挥战斗。
       从1979年2月16日夜里开始,127师攻击各部就先后偷越边境,向预定攻击出发阵地隐蔽前进。17日6时40分,全线发起火力准备,将当面越军防御阵地打成一片火海。炮火延伸后,总攻发起。
       379团的前身就是叶挺独立团,红军长征时则是飞夺泸定桥的红4团,其团史为人民解放军之冠。这次379团担任支马方向的正面进攻兼左翼迂回,攻势猛锐,在一整天的战斗中,先后攻克5、421、4、11、12、6、7、8、1、9、10、2号高地表面阵地,将支马地区正面越军防御打垮,完成了预定战斗任务,受到了张万年的赞扬。
       381团为右翼迂回部队,预定以1营拿下612高地、龙头,3营拿下400高地、540高地,一举关上支马、龙头地区越军撤退的大门。因地形复杂,部分攻击分队向前运动时掉队,随团行动的李孔胜副师长在无线电静默情况下改变了战斗决心,转而以3营进攻612高地、龙头,少数部队向540高地迂回。经过3小时激烈战斗,381团3营7连打下了612高地。其他攻击分队因认错400高地,加上540高地越军阻击火力猛烈,没能继续发展战果。夺占612高地,等于在是越军的防御体系腹背插进了狠狠一刀。当战况上报到师前指后,张万年兴奋地对参谋长王福海说:“战前,许多人都有一个疑问,年轻一代的干部战士还能不能打仗?现在,我们的干部战士通过自己的行动给了很好的回答!”
       17日当天的战斗,127师基本拿下了支马正面的越军主要阵地,歼敌约1个营。张万年决定加强兵力、火力,第二天继续对540高地、400高地和龙头地区发动进攻。
       2月18日,381团3营配属2营6连、团迫击炮连、广州军区独立坦克团3营8、9连、师85加农炮2个连为主攻,379团1营为助攻,突击540高地、400高地和龙头地区。至当日晚18时30分,全部攻占预定地区,残余越军沿公路向西撤逃。这样,127师已打开了进逼禄平的大门。
       随后几天,张万年指挥127师巩固阵地,清剿残敌,阻敌反击。从2月17日到25日的战斗中,127师歼敌9个连共833人。
       在18日的下午,《解放军报》记者李启科冒着越军炮火来到前线,在师前指所在的一条堑壕里采访了张万年。当天晚上,李启科就写出了题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寄自广西边防前线某部》的战场通讯。3月3日,《解放军报》第一版以近二分之一的版面将其发表,报道了43军将士前仆后继、英勇作战的情况。这篇通讯迅速传遍神州大地,引起巨大反响,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的指战员由此被称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
       26日,张万年接到军指命令,127师沿公路两侧向禄平方向进攻,切断4号公路,阻敌338师西援谅山。
       防守禄平周围的是谅山省独立第123团残部和禄平县独立营。针对越军的防守态势,张万年认为,第二仗的关键在于速度,要在越军逃跑之前歼灭他们。张万年下定决心,将全师3个团全部投入攻击,集中全师245门火炮,兵力、火力上对当面越军形成绝对优势,以快打慢,迅速突破越军防线,分割包围,将敌各个歼灭。
       27日7时,在猛烈的炮火准备后,127师配属54军坦克团3营向禄平发起进攻。380团在公路左侧前进,381团在公路右侧前进,379团在54军坦克团3营引导下沿公路前进,3个团齐头并进攻向禄平。127师在禄平外围的几十个山头支撑点上与越军发生激战,步步向前推进。至27日当晚,127师各部推进了8公里,已兵临禄平城下。
       28日,张万年指挥127师继续攻击。当面越军的抵抗力已明显减弱,纷纷钻山突围。上午9时许,接上级通报,338师462团一部已沿公路向禄平增援。张万年当即命令380团加速攻占禄平南侧的346高地,阻敌增援。380团行动迅猛,1个多小时就拿下了346高地,然后继续前出,炸毁了破雷附近的奇穷河公路桥,切断了4号公路。381团也在禄平北侧切断4号公路,截断守军退路,向谅山方向展开对外防御。中午11时许,379团2营冲入空荡荡的禄平县城,占领各处要点,搜索残敌。
       张万年把师前指设在禄平城外的一个无名高地上。28日夜里,3名越军特工顺着一条水沟摸到了师前指附近。对越军战斗特点熟悉的张万年一直要求警卫部队设交叉岗哨,一个哨位被袭击,另一个哨位就能及时开火增援。结果越军特工一露头就被发现,在喝问口令未答的情况下,两个哨位一齐开火,当场击毙1名越军特工,另2名逃跑。
       在攻占禄平的战斗中,127师打垮越军1个多营,共歼敌383人。

       3月3日凌晨2时,张万年和蔡春礼政委到43军军部受领了命令,要127师以一部兵力南渡奇穷河,攻占迷迈山,配合55军歼灭谅山守敌,共同造成进逼河内的态势。军里明确要求,当日12时必须向迷迈山发起攻击。
       时间紧迫,张万年来不及回去进行布置,立即打电话命令副师长马友带领380团并配属师107火箭炮营,火速出发,经禄平沿4号公路进至扁福地区的奇穷河渡口,组织渡河,然后夺占迷迈山,配合55军围歼谅山之敌。张万年强调,交待任务后3小时内一定要赶到奇穷河边,展开渡河行动。
       在从军部返回路上的2个小时里,张万年和蔡春礼经过反复研究,认为现在越军在谅山和禄平方向都遭打击,部署已乱,尚未调整就绪。应趁此机会,以快打乱,出奇制胜。经过慎重考虑,他们定下决心:在380团于行进间强渡奇穷河,向迷迈山攻击的同时,以379团主力接替380团在禄平东南地区的防御,并以1个营兵力渡过奇穷河,占领禄平西南的468、557等高地,准备打敌338师462团从南面来的反冲击;381团沿4号公路北上,攻占丁松、413高地、黄林地区,在扁福、棍杂地区的奇穷河渡口以北展开防御,保障380团的右翼安全。
       3月3日7时,张万年和蔡春礼赶回师里,立即开始部署。随后,张万年率师前指跟随380团向奇穷河边运动。
       此时380团先遣队已顶着雨雾急奔15公里,进至奇穷河北岸的扁福地区,与越军警戒分队发生遭遇战。团尖兵连1营2连很快跑步赶到,与先遣队协同击溃阻击越军,占领了扁福地区。2连立即开始涉渡,但遭对岸混杂地区越军阻击,几次强渡未成。马友副师长率380团指挥所和1营1、3连也赶到河边,107火箭炮营在班雷村占领发射阵地,开始组织火力压制对岸越军,掩护渡河。经过重新调整,以2连继续佯渡,牵制棍杂之敌,掩护1、3连从守敌防御薄弱的扁福西南侧渡河。
       张万年率师前指赶到奇穷河边后,立即在河北岸一处高地上开设,亲自组织指挥渡河战斗。
       9时30分,379团1营已在禄平南侧渡过奇穷河,占领了468、557等高地,准备阻击越军338师西援。381团也沿4号公路北上,于下午15时占领了丁松、玻照之间无名高地,保障了380团的右翼安全。
       因渡河受阻,张万年异常焦急,又将师前指前移至距河北岸不足100米的一座小山坡上。马友副师长和380团何善福团长很担心他的安全,何善福团长打电话给张万年:“师长,你离我们太近,这里太危险!”张万年说:“你们打你们的,别管我!” 何善福团长立即将师长就在身后的消息告诉了渡河部队,指战员们士气非常高涨。为了更好地把握战机,张万年索性走向河边,直接观察战斗进程。
       奇穷河渡口对岸的越军抵抗很顽强,从早上7时许战斗到快中午12时,380团1营1连才渡过河去,3连正在涉渡,380团其他部队也已赶到河边。这时,张万年突然接到军里转来的军区前指命令:因谅山方向55军准备打过奇穷河南岸的部队尚未组织就绪,此时攻击迷迈山恐惊动谅山越军过早南逃,所以将总攻时间推迟到3月4日早7时。
       张万年立即陷入艰难抉择。已有情报说越军增援部队正从河内方向沿1号公路北上,很快将进至迷迈山以南和东南方向。按照军区前指命令,停止渡河,已经过河的1个多连兵力太少,背水侧敌,恐被反击的越军吃掉。要是将部队从河南岸撤回,大半天的战斗将前功尽弃。一旦越军重新封锁了渡场,明日强渡将付出更大代价。这时,43军首长的意见也是要127师先撤回来,不然有被越军将过河部队吃掉的危险。
       经过紧张地权衡利弊,张万年果断决策:不撤,抓住战机,继续渡河。他立即将自己思考的作战方案上报军指:一、先渡过380团指挥所和1、3营到南岸,就地组织防御,控制渡场;二、2营留在北岸,随时准备渡河;三、107火箭炮营占领北岸有利阵地,随时准备以火力压制越军向已渡河部队的反冲击,并拦阻越军后续部队;四、为搅乱越军视线,瓦解越军的反击行动,师炮兵群于天黑后向对岸南、北两个方向进行火力急袭,使越军不敢大规模出动来援;五、已进至奇穷河南岸的379团1营于夜间佯动,造成中国军队就要调头南下,直趋河内的假象,调动纵深越军转入防御,无暇北顾。经报军区前指同意,张万年命令380团继续渡河。
       行动命令发出,至当晚19时,380团指挥所和1、3营已全部渡河,占领了南岸有利地形展开防御。张万年又命令师炮兵群的前沿观察所连夜渡河,随时为炮兵指示目标,一有情况,立即开炮。晚23时,师炮兵群开始向南岸越军目标实施炮火急袭,打得很猛。同时,379团1营也向当面之敌进行了佯攻,声势闹得很大。4日凌晨2时,张万年再次命令师炮兵群进行了第二轮炮火急袭。他要求,炮兵必须按照地图坐标,一个点一个点地清除越军的防御支撑点,打得越猛越准越好。炮击的效果很不错,当夜越军并未对已过河的部队发动反冲击,只是用零星炮火向河边地域射击。
       张万年的师前指设在河北岸距离河边不到100米的山坡上。4日凌晨,几个越军特工摸了上来,袭击了张万年的指挥车,在车上打了16个弹洞,译电员不幸牺牲。张万年当时正在河边抽烟思考,因而幸免于难。不久,军长褚传禹急切打来电话:
       褚传禹:“人家电台正在广播,说他们的特工队把127师指挥部消灭了,还活捉了师长张万年,正在押送途中!
       张万年:“胡说八道!”
       褚传禹:“你的指挥位置在哪里?”
       张万年:“我就在河岸边。”
       褚传禹:“离前沿多远?”
       张万年:“100米。”
       褚传禹:“你看看条令,你的指挥所应当在什么位置?”
       张万年:“军长,上战场打仗,还能带上条令?”
       在这充满凶险和不测的一夜,张万年整整抽了7包香烟。
       3月4日7时,380团1、3营在浓雾掩护下向迷迈山隐蔽前进。8时33分开始,127师炮兵群对迷迈山周围的越军阵地进行了猛烈急袭。9时50分,攻击开始。1、3营交替掩护顽强进攻,11时30分,3营9连最先攻上了主峰阵地。战斗到15时,迷迈山被380团攻占,山下的1号公路也被切断,胜利完成了预定任务。
       张万年又将380团2营投入,在381团一部协同下,对迷迈山周围的班茂、茹邀、邀诗等地进行了搜剿。
       这样,127师就与55军共同形成了进逼河内的态势,黎笋终于慌了,宣布了全国总动员令。
       3月5日,中国政府宣布撤军回国。张万年奉前指命令指挥127师交替掩护撤回禄平地区。在迷迈山地区的进攻战斗中,127师共歼敌506人。
       从3月6日起,43军部队开始经爱店向国内回撤。为防止越军进行尾追和反扑,张万年指挥127师撤出禄平,半路设伏,连续在390高地、班坑、班日、坤通等地杀出“回马枪”,粉碎了越军数次营、连规模兵力的反扑,歼敌470人,受到了军区前指的通报表彰。
       几路尾追127师的越军相继遭到沉重打击,不敢再轻举妄动,全部后撤到了禄平县城与奇穷河南岸一线。张万年命令所有炮兵向越军集结地域猛烈开火。他说:“打了这么久,用炮火向他们告个别,警告他们,中国人民碰不得!127师碰不得!”在撤回国境前,张万年向全师下了死命令,不能丢下一个伤员、一具烈士遗体,就是一支枪、一件作战用具,也不能丢下。
       3月11日7时,127师全部撤回国境内。许世友司令员接到报告后,高兴地说:“127师打得漂亮,撤得利索,通报前线所有部队,给予表彰!”
       从2月17日至3月10日,张万年率127师出国作战共22天。歼灭越军4个营另1个连,部分歼灭3个营,共毙俘越军2125人(伤敌未算),缴获各种枪支855支(挺)、各种火炮57门、40火箭筒142具、电台18部、弹药及军用物资一批。127师战斗减员1000出头,全师无一人被俘。
       1979年3月30日《解放军报》在头版头条发表了长篇通讯《智取禄平》,并配发了《兵贵神速》的编后语。5月12日,《解放军报》又发表了对张万年的长篇访谈《杀鸡用牛刀——师长张万年谈集中兵力打歼灭战问题》



电子邮箱:781632945@qq.com 广州新四军研究会(www.gzn4a.com)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9 广州新四军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113740号-1 推荐使用 SogouExplorer(搜狗)浏览器 高速模式 1024*768 以上分辨率进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