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研究会动态

各地研究会动态

父亲在鲁灶庙军粮转运站的日子里

来源:编辑:顾 平  作者:施卫华  日期:2022-9-28 21:13:39  点击量:[]

父亲在鲁灶庙军粮转运站的日子里


施卫华


去年四月的一天下午,春风和煦,阳光明媚。我们三仓中学六七届的几十个同学,应革命烈士袁廉浴妹妹、我们的同学袁平之邀,前往许河镇四仓村瞻仰“四联中”纪念墙。蓝天白云下,高耸的“四联中”纪念墙,与周边农田的金黄色菜花、淙淙的四仓河水融合在一起,构成了一道美丽的乡村图景。

触景生情,睹物思亲。眼前美丽的一幕,使我情不自禁回忆起我的父亲在当年的“四联中”所在地鲁灶庙军粮转运站工作的日子。

父亲施世林常常对我说:“徐植是我的革命引路人!”父亲于1924年冬月出生在三仓古舍村一个穷苦农民的家庭,乳名“红寿”,父亲从出生起就与“红”字结缘,“红”伴随了他的革命一生。父亲姐弟4人,三个是女儿,只有父亲一个是男丁。当时因为家里穷,爷爷不想送他读书。我那单身的二爷可不依我爸,他对爸说:“不行,不送红寿上学识几个字,我们家就都是睁眼瞎子,会被人家欺负的。”爷爷还想说什么,只见二爷斩钉截铁地说:“不要再说了,他上学我负担!”在二爷爷的无私支持下,父亲幸运地念了几年私塾。十四、五岁的父亲竟然成了古舍一带方圆数里的文化人,也成了那一带的大忙人。张家要分家了,请父亲帮忙写个分家协议;李家要买田了,请父亲帮忙写个田契。

1940年,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三仓地区来了共产党,党组织已经在那一带进行秘密活动。周灶庙的徐植是父亲革命的引路人,他们见父亲识文断字,通情达理,富有正义感,1942年春,徐植和施仁俊成了父亲的入党介绍人,当时是在一个荒草地里举行的入党宣誓仪式。年轻的父亲明白了一个道理:穷人要翻身,就要跟定共产党。

在徐植的引荐下,父亲进入了当时共产党在鲁灶庙办的军粮转运站工作。当时鲁灶庙有庙产400多亩土地,庙上建有一粮库,有和尚50多人。粟裕新四军一师未到三仓区前,当时三仓区各乡的军粮都存放在鲁灶庙粮库,这里成了共产党的军粮转运站。鲁灶庙所在的袁家墩是三仓区腹地,这里北侧是三仓河,西侧是四仓河,地形易守难攻,便于隐蔽。军粮转运站建在这里安全、可靠,日伪不易发现。当时父亲和党员们、农抗会积极分子们夜里把白天的收的军粮悄悄运回鲁灶庙大粮站。军粮转运站建在鲁灶庙的西北侧,面积足足有二亩多田大,地面一式的青砖铺地,没有房屋做仓库,父亲就和大家想出用折窝储粮的方法,一圈圈折窝组成了一个个大粮囤。晒干储成的粮食,又从这里转运至各个战场。

当时的鲁灶庙犹如一条小街,白天夜晚,水路的、陆上的、送粮的、调粮的、络绎不绝,热闹非凡。父亲入党后,工作起来,浑身是劲头。吃住都在庙里,当时庙里的和尚都很拥护共产党的宗教政策,积极支持粮站工作,对父亲他们这些工作人员,管吃管住不收分文,庙里住持还安排年轻力壮的僧人经常帮助晒粮。

粟裕的新四军一师从江南茅山撤到江北后,来到三仓地区,对这里的军粮转运站的工作大力支持,1943年春,并在这里创办了苏中四分区联合中学,简称“四联中”。鲁灶庙军粮转运站就暂时迁址到“四联中”东侧的袁家墩。

当时粟裕司令的威名震四方,人民听到粟司令的名字喜气洋洋,敌人听到粟司令的名字闻风丧胆。一次,父亲和征粮人员要到富安西场一带征收军粮,那一带还是敌占区,有人担心。不一会儿徐植拿来一张粟裕签名的路条,有的征粮人员还是将信将疑。徐植宽大家的心:“不要怕,有粟司令签名的路条准成。”,去富安西场,先要经过安丰,再经过富安向西,一路关卡甚多。当白天把粮食征集完成后,走到安丰时,已经是夜间了。

天上星星闪烁,地上黑咕隆咚。走到安丰时,遇到了国民党的关卡,父亲当即拿出路条给那个小队长,当他打着电筒看到有粟裕签名的路条时,顿时吓得面如土色,“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声说:“粟司令饶命!粟司令饶命!”,弄得父亲和大家想笑又不敢大声笑出来。可见当时的粟司令签名的路条不仅在根据地管用,在敌占区也管用哩。

新四军进驻三仓吴家河后,鲁灶庙军粮转运站的工作更加繁忙,三仓、沈灶、唐洋、李堡等周边各区乡的粮食源源不断地送往鲁灶庙粮库。原有人手显然不够用了,父亲就动员了他儿时的几个好朋友来粮库,帮助收粮、晒粮、调粮。那时鲁灶庙粮库的工作可谓热火朝天。工作且忙且苦且乐。可是这时,有人因为嫌工作苦,补贴少回家了。留下继续跟着父亲干的,父亲介绍他们入了党,建国后都成了国家干部。

随着粮库工作人员队伍的不断壮大,父亲被抽调到粟裕司令部临时帮忙,暂时离开了繁忙的鲁灶庙军粮转运站。父亲当时还恋恋不舍哩。

当时我父亲年轻英俊,积极向上,工作热情高涨。粟司令就给了他一辆自行车,当时根据地的军民叫自行车为“洋马”。灵巧的父亲一天内就学会了骑自行车。粟司令开心地夸奖说:“我手下也没几个人会骑,你就帮我送送信吧。”父亲就这样成了粟司令的“传令兵”。那时的父亲青春勃发,精神抖擞,他骑着粟司令给他的那辆“洋马”往来穿梭于新四军一师各部之间,准确无误地将粟司令的各项指示和命令迅速传达到各部队,从没有误过粟司令的军机大事过,多次受到了粟司令表扬。一次父亲骑着“洋马”送信过桥时,骑到桥中央突然滑到河里,摔断了两根肋骨。原来当时的桥是几根大毛竹搭成的,中间用绳子把几根大毛竹编在一起,上面铺了一层泥土。父亲误以为是平路,照常骑得飞快。摔伤后的那些日子,父亲只好在家养伤。

1946年9月,在党中央“向北发展,向南防御”方针指导下,粟裕命令第七纵队在海安至阜宁沿线阻击敌人。粟司令动情地对我父亲说:“小施呀,你伤还未好,你就留在地方继续为我军筹集军粮吧,当个共产党的粮草官吧!”父亲听着粟司令的话,使劲点了点头,十分不舍地与粟司令分别。

“淮海战役的胜利是老百姓用小车推出来的”。新四军北上后,父亲牢记粟司令的教导,继续留在鲁灶庙负责公粮征收。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刚刚翻身解放的农民欢天喜地,争相把军粮送到鲁灶庙粮库。“吱吱呀呀”,小车推的;“嗨嗨号嗨嗨号”,担子挑的,通往鲁灶庙军粮转运站的各条小路上,每天从早到晚,送军粮的队伍络绎不绝,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粮库人员过磅。鲁灶庙附近的小吃店里的生意也非常红火,送粮的人在这里歇歇脚,喝喝茶,卖个烧饼,吃碗面条。父亲则一丝不苟地验粮。干的粮食立即入库,潮的立即倒在场地上晒干再入库。父亲组织工作人员,白天忙着翻粮晒粮,夜间对上囤的粮食进行翻囤出气。父亲身体力行,与粮库工作人员一起,每天一身泥土一身汗,有时偶受风凉,父亲落下了气管炎的老毛病。在鲁灶庙军粮转运站,父亲到底收了多少粮,调运出去多少粮,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些粮食有力地支持了人民子弟兵,为解放全中国作出了贡献。后来父亲又到安丰粮库、时堰塘坝粮库继续征收军粮。

建国后,我尊敬的父亲一直工作在粮食部门,直至在粮管所所长的位置上离休。我至今记得父亲一生十分骄傲的一句话就是:“我为共产党守了一辈子的粮仓!”

斯人已去,往事不堪回首。站在“四联中”纪念墙前,我思潮澎湃,我努力在这里寻觅着、寻觅着鲁灶庙军粮转运站的遗址,头脑里浮现出当年父亲在这里为共产党征集军粮的高大身影……


微信图片_20220926100848.jpg


电子邮箱:781632945@qq.com 广州新四军研究会(www.gzn4a.com)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9 广州新四军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113740号-1 推荐使用 SogouExplorer(搜狗)浏览器 高速模式 1024*768 以上分辨率进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