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探索

研究与探索

新四军简史(十三)

来源:编辑:顾 平  作者:金胜 云南省八路军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日期:2022-6-13 8:50:24  点击量:[]

新四军简史(十三)

金胜 云南省八路军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陈嘉庚(1874年10月21日—1961年8月12日)

微信图片_20220613084924.jpg

埃德加 斯诺(1905年7月17日—1972年2月15日)

(四)海外侨胞和国际友人对新四军的支援

    中国全面抗战的爆发,激起了世界各地华侨空前的爱国热忱。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救国主张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深受海外侨胞的欢迎和支持,作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组成部分的海外侨胞,在抗日战争中作出了重要贡献,对坚持华中敌后抗战的新四军给予了人力、物力、财力和道义上的巨大支持。

    参加新四军,直接投身祖国的抗日战争。早在南方红军游击队改编时,就有归国华侨参加新四军。还有许多华侨青年,丢下学业或职业,离别亲人,不避艰险,长途跋涉,回到祖国参加抗战。1938年1月,非律宾华侨抗日义勇队一行28人,在“中华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非律宾分会”领导成员沈尔七的带领下,冲破种种阻挠,辗转到达福建龙岩加入新四军,随第2支队开赴抗日前线。1939年初,沈尔七受新四军军部委托,回菲律宾组织第2批华侨青年回国抗战。8月上旬,以王西雄为团长、沈尔七为指导员的菲律宾华侨各劳工团体联合会回国慰问团一行22人到达新四军军部,在慰劳活动结束后全部加入新四军。除非律宾华侨外,先后参加新四军的还有马来亚、泰国、缅甸及其他海外各地的华侨青年数百人。他们在抗日战争中经历了严峻的考验,成长为优秀的人民战士,有的为民族解放献出了生命。菲律宾归侨、新四军政治部组织部长李子芳,在皖南事变中被捕后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斗争,组织了集中营第1个秘密党支部,最后惨遭杀害。在上饶集中营,国民党特务用酷刑威逼刚参加新四军两个月的华侨战士黄迪非书写《新四军叛国真情》的文章。黄迪菲说:“我是中国人,我不能说抗日就是叛国,这样的文章只有汪精卫之流才写得出。”1942年他在赤石暴动中逃出虎口,再度投入敌后抗日战场。泰国归侨陈子谷,变卖家产为新四军筹饷,参加新四军后,在皖南事变中被捕。他参与领导了1942年的茅家岭暴动,与20多名难友一起冲出牢笼,重返新四军。

    捐款献物,支援新四军抗战。广大侨胞身在异域,心系祖国,为了支援扰战,纷纷组织起来,广泛开展各种救亡活动,做到有钱出钱,有力出力,1938年10月,南洋45个华侨团体的164名代表开会,成立了南洋华侨筹照祖国难民总会,由著名华侨领袖陈嘉庚担任主席,在美洲,也成立了由著名华侨领袖司徒美堂领导的组约抗日救国筹饷总会,这些爱国华侨团体用常月捐、筹赈箱。义卖义演义赛等多种形式,输财助战。为了不使捐款全部被国民党当局所截留,有的华侨团体在捐款中划出专款支援新四军。1939年2月下在吉隆坡举行的南洋惠侨救乡会第二次代表大会,就决定把捐款的40%献给新四军,40%献给惠宝人民抗日游击总队,另外20%作为惠州难民救济费。不少华侨团体通过宋庆龄等组织的“保卫中国同盟”把捐款转给八路军新四军,仅1942年2月20日的一笔收支帐上,就记载着侨胞给新四军捐款35666.93美元,广大侨胞除捐款外,还募集了大量药品、医疗器械、服装、汽车等各种物资支援新四军.1938年8月,马来亚50名侨胞筹款购买了两辆救护车和一批急救药品,组织汽车司机回国服务团支援八路军、新四军,其中一辆救护车和两名司机用于支援新四军。非律宾的粤侨联合会、妇女慰劳分会也曾捐款2万元,购买了一批医药用品和冬服送给新四军,

    支持国共合作抗日.反对国民党制造分裂新四军在华中敌后英勇抗战的事迹,深受广大侨胞的钦佩和赞扬。不少华侨团体组织了回国慰问团、服务团等,到新四军军部和所属各部队进行慰问活动,带来了广大华侨精神上和道义上的支持。皖南事变的消息传到海外,华侨团体、华侨报刊和华侨领袖陈嘉庚、司徒美堂等,纷纷发表通电和文章,颂扬新四军忠诚抗战,艰苦卓绝,抗议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皖南事变,反对枪口对内。马来亚31个华侨社团通电表示:“誓死反对内战,拥护各党各派抗战到底。”古巴7个华侨社团通电要求:“和平解决纠纷,永远团结抗战。”旅美加省华工合作会通电“拥护国共继续合作团结,誓死反对分裂投降。”缅甸18个华侨团体发表宣言严正指出:“反共就是投降的准备。”印度尼西亚华侨的《民报》发表评论呼吁:“勿为亲者痛仇者快。”非律宾华侨的《建国报》发表社论:“再一次大声疾呼,枪口一致对外。”

    在侨居国参加抗日战争,间接支援国内抗战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参加新四军的华侨余志坚、郑显玉等重返非律宾,于1942年5月组织了50多人的菲律宾华侨抗日游击支队,又称“第48支队”,意即以新四军、八路军为榜样,到1945年8月,这个支队已发展到5个大队700余人,他们在多年多时间内,与菲律宾人民一道坚持抗日游击战争,作战260余次,歼敌2000余人。1942年1月,陈嘉庚发起,林江石指挥的星洲华侨义勇军,从3000多人发展到2万人左右。华侨在海外开辟抗日新战场,为反法西斯战争立下了功劳,也是对祖国抗战和新四军的支援。

    国际友人的支援。中国的抗日战争,是正义的民族解放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得到了世界各国人民的支持和同情。新四军在靠近南京、上海、武汉等大城市的敌后坚持抗战,尤其受到国际友人的关注。

    苏、美、英、法、德等许多国家的新闻工作者,通过各种采访途径,报道了新四军活跃在大江南北,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的英勇事迹,记述了这支新型的人民军队融洽无间的军民关系和官兵关系,揭露了皖南事变是国民党政府“一次有预谋的屠杀”,只能使“日本庆幸”。仅是报道过新四军的美国记者,就有斯诺、史沫特莱、斯特朗、爱泼斯坦、贝尔登等30余人。艾格尼丝·史沫特莱在访问了延安和山西的八路军抗日根据地以后,1938年到1940年间又到华中敌后,先后访问过皖南的新四军军部、皖中的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和豫鄂边区抗日根据地,以亲身见闻写了许多战地通讯,向全世界介绍新四军团结人民,依靠人民,坚持敌后抗日游击战争的情况,驳斥国民党顽固派诬蔑新四军“抗而不战,游而不击”的谎言。杰克·贝尔登于1938年12月随上海民众慰劳团访问了新四军军部及所属驻皖南部队,写了许多报道。英国记者杰·布鲁斯1938年11月访问新四军活动区域,著有《新四军印象记》等。德国记者汉斯·希伯,1939年也到过皖南新四军军部。1941年5月,正是新四军处于困难时期,希伯和他的妻子秋迪又闯过层层封锁线,来到新四军的苏北根据地,写了大量的通讯和文章,热情歌颂新四军和根据地人民,强烈呼吁各国人民支援中国的抗战,建立反法西斯的国际阵线。

    新四军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坚持敌后抗战,特别需要医药方面的支援。1941年春,奥地利医学博士罗生特从上海到苏北盐城,参加了新四军。他在频繁战斗的环境中不顾艰险,不辞辛劳,全心全意为伤病员服务;还给医务人员讲课,帮助新四军提高医疗水平。罗生特在新四军工作到1943年9月,又从苏北去山东八路军工作,后来还参加了中国的解放战争。曾为支援新四军而工作的外国医生,还有加拿大外科专家铁尔圣·莱孚·夏理逊。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夏理逊又受宋庆龄之托,从上海运送医疗器械等物资到华北解放区,1947年1月10日因沿途积劳成疾逝世。加拿大护士琼·尤恩1939年1月至6月在新四军工作,帮助培训了医务人员。史沫特莱在新四军采访期间,也为改善新四军医疗工作竭尽全力。她曾邀请国际红十字会派出两个巡回医疗组到新四军工作,向美国红十字会和英国救济基金会申请支援,并且用自己的稿费为新四军购买医药用品。

    新四军第1、第2、第3、第5、第7师和苏浙军区第2纵队(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都救援过美国飞行员,在共同的对日作战中结成了深厚友谊。1944年9月,第5师还和美国第14航空队建立了对日军事情报协作关系,驻华美军总部少校参谋欧高士率第14航空队情报组到达大悟山根据地,从第5师获得大量情报,使美国空军得以准确打击日军目标,他们也向第5师提供了日军调动的情报。欧高士曾赞扬说:“有5师在敌后作战,牵制敌人,才有大后方的安全。5师是有功的。”(待续)


免责声明:图片资料来源于搜狗网  

文章来源于《新四军》

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解放军出版社) 






电子邮箱:781632945@qq.com 广州新四军研究会(www.gzn4a.com)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9 广州新四军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113740号-1 推荐使用 SogouExplorer(搜狗)浏览器 高速模式 1024*768 以上分辨率进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