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探索

研究与探索

新四军简史(三)

来源:编辑:顾 平  作者:金胜 云南省八路军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日期:2022-5-19 20:06:29  点击量:[]

新四军简史(三)

金胜 云南省八路军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微信图片_20220519195415.jpg

项英(1898年5月-1941年3月)

著名工人运动活动家,

党和红军早期的领导人之一,

新四军的创建人和主要领导人,抗日名将。

(三)边集中,边作战,边整训,

为执行后抗日任务打下基础

新四军在陆续集中皖南、皖西过程中,为了尽快进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军部立即部署整训,从政治、军事、后勤等方面加强部队建设,提高指挥员的政治觉悟和军事素养。

为了继承红军政治工作的优良传统,统一新形势下政治工作的方针、任务,新四军政治部于1938年6月召开第一次政治工作会议,确定了政治工作的基本方针,指明了领导方式与工作方式,推动了全军政治工作的开展。1939年2月上旬,新四军政治部又召开第二次政治工作会议,着重研究江南敌后游击战争中的政治工作,项英作了《新阶段中我们在江南抗战的任务》的报告。

1939年7月,中国共产党新四军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泾县云岭举行,项英、陈毅作了重要讲话,袁国平作了《过去党的工作总结及今后党的建设》的报告。会议回顾了三年游击战争中党的工作,总结了新四军成立以来党的建设经验,阐明了党在军队中工作的中心任务、意义和特点。这次代表大会对进一步提高共产党在新四军中的威信,坚持党对新四军的绝对领导,起到了重要作用。

军部在皖南期间,进行了大量的组织工作和深入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

进行抗战方针政策的教育。新四军在皖南、皖西集中不久,政治部就把毛泽东的《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时期的任务》、《为争取千百万群众进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斗争》、《反对日本进攻的方针、办法和前途》以及《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等作为政治教材印发干部战士学习。使全体指战员明确既要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又要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深入大江南北,发动广大群众抗战,建立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陷敌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是夺取抗日战争胜利的必由之路。

广泛发动群众抗日救亡。为了贯彻全面抗战路线和人民战争思想,新四军派出战地服务团,积极开展民运工作。早在1938年2月,项英就给战地服务团作了《战区民众动员工作》的报告,指出游击战争和民运工作是不可分离的。新四军每到一地,即在中共地方组织配合下,宣传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和全面持久抗战方针。战地服务团深入民众,演抗日戏剧,唱抗日歌曲,绘制抗日漫画。经过新四军的宣传和组织,各乡、各厂、各矿的农抗会、工抗会、妇抗会、青抗会、文抗会纷纷建立,父送子、妻送夫、兄弟同时参加新四军的事屡见不鲜。

发展党员,健全党的组织。新四军刚集中时,共产党员数量仅占全军人数的25%,不少班排没有党员,连队没有党支部。随着部队挺进敌后和抗日烽火的考验,党的工作有了很大发展,到1939年2月,党员数量已占全军人数的40%;各级党的组织也都建立和健全起来,连队有支部,团有总支部,支队建立了党务委员会,基本上形成了党在新四军中的组织系统,保证了共产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在新四军中贯彻执行。同时,新四军还协助驻地的共产党组织发展党员,建立组织。

大量吸收知识分子参加抗日斗争。抗日战争爆发后,沦陷区和大后方的知识分子看到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是真正抗日的队伍,纷纷远道投奔,新四军采取热忱欢迎、大量吸收的方针。建军初期,叶挺就聘请了上海、长沙、南京、镇江等地的一些医护工作者到新四军从事医疗卫生工作。军部移驻皖南后,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根据中共中央有关支援新四军的指示,以“移民垦荒”名义,组织了3批共1200余人到皖南参加新四军,其中大多数是知识分子。中共江苏省委也以慰劳团的名义组织知识分子去皖南,慰劳结束,大部分人员参加了新四军,周恩来在武汉,徐特立在长沙,也为新四军推荐了不少进步的知识分子。在这些知识分子中,有医学家、经济学家、教育家、作家、戏剧家、音乐家、画家、舞蹈家和新闻工作者。知识分子参加新四军,对新四军的建设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积极培训干部。新四军的大部分干部和战斗骨干来自红军游击队,在三年游击战争中未能进行系统的理论和技术教育,因此,军部非常重视对干部和骨干的培训。1938年3月,教导队已有军事、政治各一个队。4月,教导队扩大为教导营。8月,又扩建为教导总队,下设军事、政治两个大队,培训团、营、连、排干部,并对新参军的知识青年和工人进行短期培训。教导总队在皖南的三年中,共培训4000多名骨干,充实了部队和党政干部队伍。

编辑出版报纸刊物。1938年5月,新四军政治部出版了《抗敌报》,发行量达七八千份。1939年初,新四军政治部又出版了《抗敌》、《战士园地》、《建军》、《理论与实践》等刊物。各支队也先后出版了报纸和刊物,如《战士报》、《前哨报》、《拂晓报》、《挺进报》等,共30多种。这些报刊及时传达中共中央的抗战主张,报道新四军抗战的胜利消息,交流部队工作的各种经验,成为鼓舞、教育华中地区广大军民坚持抗日斗争的响亮号角,影响波及国内外。

建立政治工作系统,制定政治工作制度。军部十分重视政治工作组织系统的建设,注意提高政治工作的效果。随着各部、科、股等的建立,连队还成立了救亡室、民运组、敌工组等政治组织。军部的战地服务团发展到近400人,成立了戏剧、歌咏、绘画、舞蹈、民运等专门组织。军政治部还陆续制定了一系列政治工作制度和纪律。从而使全军的政治工作得到了进一步加强,并逐渐走向了正规化。

新四军正是依靠这种强有力的、不间断的政治工作,才使从南方几十个山头集中起来的红军游击战士,在短时期内团结成统一的战斗整体,在思想上顺利完成了从国内革命战争到民族解放战争的战略任务转变,把指战员的思想统一到共产党关于抗战的一系列方针、政策上来,在行动上迅速适应了敌后游击作战的新环境。但这一时期政治工作的指导思想及所制订的《政治工作组织纲要(草案)》,存在着“迁就国民党,迁就军队指挥的上下系统”的偏向。中共中央军委总政治部1940年5月6日《对于新四军政治工作的指示》,要求“政治工作必须在政治上、理论上、组织上、工作内容与方法上,保持共产党的独立性”,“必须把阶级教育与民族解放教育正确的适当的联系起来”,决不“因统一战线的环境和战区的指挥关系而有所改变”。

新四军从坚持游击战争的各个山头,来到平原水网地区的抗日前线,面临着新的作战对象和作战环境。为了适应这种变化,新四军集中后在军事上为挺进敌后抗日作了积极准备。

进行抗日游击作战理论、实践准备。以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叶挺的《现代战争的性质特点与指挥》、项英的《新阶段中我们在江南抗战的任务》等文,作为军事教材印发部队。同时组织干部战士学习八路军在平原地区打游击战的经验,学习防空、防毒、利用地形地物的知识,掌握打敌坦克、汽车的本领,使大家确立了在平原水网地区能够开展敌后游击战和建立根据地的思想,“积小胜为大胜”的持久作战思想和人民战争以弱胜强的思想。

开展敌后游击战的战术技术训练。在战术上,重点进行了单兵到班的训练,并由战斗骨干讲述战例。在技术上,进行射击、投弹训练。有的部队到达皖南较晚,没有时间驻训,就在开进途中进行平原游击战和打敌人骑兵、坦克等演习,并利用间隙时间学习游泳、划船等技能。

建立统一的规章制度,使部队在组织上走上正规化。由于长期分散打游击,部队缺乏统一的规章制度,普遍存在着游击习气。部队集中后,对人员、枪支进行点验,调整营连编制,使之有利于战斗。军部还根据部队发展和战斗的需要,先后扩建了教导总队,成立了军属分兵站和军部医院,制定了一系列统一的规章制度。

加强司令部建设和参谋队伍建设。由于游击作战的特殊环境,南方各红军游击队没有正规的指挥机关,往往靠指挥员机断指挥。为此,在建军初期,成立了以周子昆为主任的军事教育委员会,编写军事教材,总结实战经验,指导部队开展军事训练和遂行战斗任务。1938年6月,军部召开第一次参谋工作会议。项英在会上讲话,张云逸作了《参谋工作建设》的报告。系统地论述了参谋工作的地位、任务和参谋人员的培养、教育等问题。为了总结一年来的作战与建军经验,军部于1939年3月中旬,又召开第二次参谋工作会议。叶挺作了《现代战争的性质特点与指挥》的讲演,项英作了《一年来作战的经验与本军建军工作》报告。这两个讲话,从理论和实践上指导了新四军的军事建设和敌后抗战。

由于国民党的歧视、限制和刁难,新四军的后勤保障一开始就非常困难。第

3战区每月发给新四军的军费,仅相当于国民党一个丙等师的供给标准。叶挺概括当时的情况是:“饷款不济,军食不足,军装不备,弹药不充,枪械不补。”新四军只能直接依靠人民群众的支援,其中包括处于沦陷区的上海人民,以及港澳同胞、海外侨胞的支援,后勤保障工作才得以维持。

成立兵站。建军初期,几乎没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伤病员和军需物资无法及时运送。1938年4月,上海煤业救护队25辆卡车和120余名救护队员,到岩寺集体参加新四军。以这支力量为骨干,成立了新四军军属分兵站。8月初,军部移驻泾县云岭,兵站移驻章家渡。随着抗战形势的发展,兵站设1个运输大队和6个派出所(兵站派驻各地的机构),除运输军需物资和接送人员外,还担负通信联络、传递文书报刊等任务,起了很大作用。

组织军工、军需生产。1938年4月,军部建立修械所,自力更生,制造出镟枪筒的车床,拉来复线的机床、钻床、手摇铣床等土机械,开始是以修理枪支为主,随着机器的改进,逐渐能制造刺刀、手榴弹、地雷等武器。人员也由几个人发展到上百人。与此同时,为解决机关、部队的照明、服装和印刷等问题,还进行了军需生产。在岩寺办起了蜡烛厂、小型织布厂。军部移驻云岭后,又办起了印刷所,缓和了部队照明、服装的紧张状况,军部出版的报纸、刊物、教材等,也由油印改为铅印。

医疗卫生工作初步展开。随着医护人员的不断增加,新四军逐步做到了军部、支队有军医处,团有卫生队,营有卫生所,连有卫生员。药材、器械除自购外,还依靠了国内外爱国人士的捐助。宋庆龄于1938年至1940年3年间,三次把大批手术器械和当时最有效的消炎药品送给新四军,军医处先后开办了7期训练班,培养了近200名卫生干部。1939年6月,又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在云岭南堡村、小河口建立了军部医院(亦称前方医院和后方医院),共有床位370张,能做一般化验和较为复杂的手术。军部医院在皖南的3年中,收治伤病员6000余名。美国著名作家史沫特莱参观医院后说:“真了不起,这是在中国见到的最好的军医院,我要向全世界宣传,呼吁他们来支援你们。”

新四军军部在建军初期即皖南期间,做了大量工作,为部队在敌后长期坚持游击战争奠定了基础。(待续)


免责声明:图片资料来源于搜狗网  

文章来源于《新四军》



电子邮箱:781632945@qq.com 广州新四军研究会(www.gzn4a.com)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9 广州新四军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113740号-1 推荐使用 SogouExplorer(搜狗)浏览器 高速模式 1024*768 以上分辨率进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