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探索

研究与探索

粟裕离开师部102天后干了一件大事,有人不高兴,敌人却很佩服

来源:顾 平上传  作者:任微言卿 湘军旗粟裕研究室  日期:2021-3-6 11:30:58  点击量:[]

粟裕离开师部102天后干了一件大事,有人不高兴,敌人却很佩服

任微言卿 湘军旗粟裕研究室 

人民解放军“大将之首”的粟裕,指挥作战,从不拘泥于条条框框,每战都从当时当地的实际情况出发,哪里好消灭敌人就在哪里打,什么时候好消灭敌人就在什么时候打,哪种战法有效就采取哪种战法

到1943年夏季时,世界反法西斯阵营胜利的形势日渐明朗。粟裕敏锐地意识到,日军正在作垂死挣扎,抗日战争进行到了转折关头。

他果断地开始把作战重心由以坚持为主,转变为以发展为主。定下目标后,粟裕开始选择对日伪进行反攻的起点。

微信图片_20210306112210.jpg



粟裕的百天旅程

1943年6月上旬,粟裕接到通知,新四军将于7月中旬在军部驻地江苏省盱眙县黄花塘召开会议,让他届时参加。

粟裕此时的职务是新四军第一师师长、苏中军区司令员。

苏中地区卡在长江航道下游,俯视日军在华东的大本营上海、南京,是日军重点对付之地。新四军一师师部和苏中军区司令部自成立以来,一直设在江苏省东台县三仓镇,这里地处苏中平原,地形开阔,容易受到敌人的攻击。

粟裕认为,新四军在的苏中部队,必须有一块回旋余地比较大的、相对易守难攻、相对稳定、相对富裕的基本区为依托,当前这个三仓镇的地理位置并不十分理想。

微信图片_20210306112231.jpg

新四军第一师纪念馆

到哪儿去寻找这样的地方呢?

1943年6月23日,粟裕带着由行军宿营、侦察警戒、后勤保障、参谋业务、测绘参谋等200余人临时组成的一支加强连,乘坐20多条船出发了。

临行前,他命令师侦察科科长严振衡对此行要严格保密,大家只知道要随着粟师长走,但却不知道要去哪儿和干什么。粟裕的想法是:沿途考察敌情、民情,开展地形、道路、河流、桥梁、村落的调查,对照地图进行必要的修正补充。

粟裕一边考察周边地区的情况,一边就近到所属部队察看,听部队介绍本地区的敌、伪、顽兵力分布,敌伪据点位置,主要交通线和封锁线,我主力部队和各县武装、游击队活动地区大体分布等情况。

微信图片_20210306112250.jpg


时间一晃就到了7月11日,距离新四军军部驻地黄花塘只有一天路程了。其后,粟裕带少部分人前去军部开会,让侦察科长严振衡率人继续在周边地区调查。

会议一直开到9月份,严振衡也按照粟裕的命令,把这一地区的敌情、民情、地形、道路摸了个透。侦察完毕后,他还专门整理了一份书面材料,有敌、伪、顽在苏中的全部据点图、分布图,敌军的编制序列、驻地范围等等,还有一些敌人内部的文件,十分详实。

拿到了这份文件,粟裕却并不着急回去。他说,来的时候走这条路,回去了就要换条路,切切实实把情况摸透了。

9月19日,粟裕一行开始返程,这样一路走,一路侦察,直到10月3日,才回到一师师部。

微信图片_20210306112308.jpg

东台县三仓镇新四军一师纪念堂

今天从东台三仓镇到盱眙黄花塘,公路里程300公里,几个小时就到了。当时没有这么便利,但不论是骑马,还是坐船,一星期也足够了。粟裕去时花了18天,回来花了14天,此时距粟裕离开一师师部,已经有102天了。

百天旅程,粟裕在深入思考、详细调查、实地论证的基础,一场以建立一师师部新驻地为目的的作战行动,初步在他心中形成了构想。粟裕面对着二十万分之一地图,对苏中区形势反复思考之后,最后把目光停留在车桥镇。

车桥位于江苏省淮安县城东南25公里处,是一个繁华的商业集镇。车桥的位置,恰好卡在苏中与苏北、淮南、淮北战略区的联系中间,是苏中与苏北的枢纽,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微信图片_20210306112345.jpg


为什么“相中”了车桥呢,粟裕分析后,指出了四大优势:

1).这里是新四军四个师(粟裕一师、黄克诚三师、彭雪枫四师、谭震林六师)的结合部,便于相互沟通和支援。

2).占领车桥地区后,可以打通苏北、苏中、淮北、淮南四个地区之间的战略联系。

3).这一地区是日军两个师团的结合部,日军第64师团、第65师团都离这里不远,日军以车桥为心建有十余处据点,但车桥镇镇里只有日军的一个小队和600余名伪军。日军来华时间一长,加上互相划分了防区,也学会了国民党军队相互推诿那一套,所以日军两支部队都会因为是自己的边沿地区而互相推诿、观望。

4).国民党江苏省政府曾在车桥镇办公两年,直到1943年3月,日军进攻国民党,国民党韩德勤部溃败后才撤离这里。但新四军也在这里建立了抗日民主基层政权工作,打下了群众工作基础。

微信图片_20210306112403.jpg


但发动车桥战役,也面临着两个问题:

一是此前新四军对日军主要采取游击战,如果发动战役,将以夺取城镇为目的,新四军是否能够适应和打赢歼灭战、运动战?

二是发动车桥战役,会不会引起日军对新四军的大规模报复行动?

粟裕在全面分析形势后认为,日军此时已经穷途末路,不但兵员短缺,还分散在多个地方分兵把守,难以进行大规模报复“扫荡”,即便有些小动作,影响也不会大。

此外,车桥附近区域为水网沼泽地,日军行动不便,有利于我阻击围歼援敌。

微信图片_20210306112419.jpg


这一设想,粟裕酝酿成熟后,便向新四军军部进行了汇报。

当时,刘少奇、陈毅先后离开华中,新四军由中央华中局代理书记兼任新四军政委饶漱石主持工作。

当粟裕向饶漱石汇报他的想法时,饶漱石说:“还是不要打,打了会过分刺激日寇。”

粟裕认为,作战方案要依据总的战略来确定。当前的抗日战争和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形势,有利于我而不利于敌,新四军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抢占先机。国民党的省政府和韩德勤的十万军队能在这里驻扎两年,表明只要经营得好,这一带完全可以成为新四军的基本区。

微信图片_20210306112440.jpg


在详细了解敌情的基础上,粟裕再三考虑,认为机不可失,决定先斩后奏,以粉碎敌人“清乡”和“屯垦”为理由,在车桥对敌人进行一次师级规模的反攻。


车桥战役打响

粟裕首先发起了一场试探性的进攻。他于1944年1月、2月间发起春季攻势作战,解放国士近3000平方公里、村镇150多处,争取伪军1000余人反正。

试攻胜利后,粟裕于1944年2月主持召开苏中区党委扩大会议,提出:“在战略相持阶段,争取有利时机,推进局部的战略反攻。”

随即,他正式部署作战行动计划,新四军一师出动5个主力团,还发动了三万多地方武装和民兵。粟裕说:“哪怕敌人筑成铜墙铁壁,也要砸开它。”

车桥战斗于1944年3月5日凌晨正式打响,附近日伪军纷纷出援。

微信图片_20210306112455.jpg


新四军参战各部队按照粟裕的统一指挥,围点的围点、打援的打援,战斗有条不紊地进行。新四军还埋伏预设了雷区,使日军损失惨重。

日军第65师团72旅团一部在增援时,被我军逼到一处芦苇荡内,新四军把芦苇荡点燃,指挥官三泽大佐在突围时被我军击毙。

另一伙增援日军在小马庄,由中尉山本一三带着所部,集体下跪投降。

微信图片_20210306112516.jpg


投降后,惊魂不定的山本一三心有余悸地说到:

“你们在坟地上埋设地雷的预谋,加上坟地周围设置的战壕,适时地掀开伪装,突然的出现,这是你们战术胜利的绝妙计策吧?”

山本一三还反问我军:

“这大概是你们新四军在江苏省和日军作战最大的一次胜利吧,俘虏我们那么许多人是没有过的吧?”

战争的发展,完全证明粟裕的判断是正确的,车桥战役以游击战与运动战相结合的作战方式,取得了重大胜利。此役,新四军歼灭日军800余人,还俘虏了日军官兵48人。

微信图片_20210306112533.jpg


新四军一师副师长、前线战斗指挥官叶飞在总结战斗时说到:“(车桥战役)以辉煌胜利向全国人民告捷!”此战扭转了新四军过去对日游击战的局面,成为苏中抗日对日反攻的起点。

战后,新四军其余各部队受影响也纷纷发动攻势作战,黄克诚三师于4月18日发动了涟水高沟、杨口战役;彭雪枫四师于7月5日发起了泗县张楼战役;谭震林六师于8月23日发起了长兴战役。

粟裕也指挥一师再接再厉,相继发动了一系列反攻和拔据点战斗,彻底打通了苏中、苏北、淮南、淮北四大根据地,华中抗日进入到空前的巩固和发展阶段。

微信图片_20210306112553.jpg


不久,粟裕率新四军一师、苏中区党委迁入这一地区,部队在这一安定的环境里整风、轮训、补给、休整,成为日后渡江南下和转入全面反攻的重要基地。


饶漱石不满车桥战役

鉴于粟裕“先斩后奏”,饶漱石对此战极不满意,不但对此战提出批评,认为这将暴露自己的实力,过分刺激敌人,还指责粟裕的攻击方向不对。饶漱石把车桥战役还比作百团大战,认为将使新四军吃亏。

微信图片_20210306112609.jpg

饶漱石

粟裕不同意饶漱石的批评,认为战役指挥员只有全局在胸,把战役局部放到战略全局中去考虑,才能真正了局部战役在全局中的价值。车桥战役就是在紧密联系战略方针、当前形势和战场态势时,投下的一着好棋子。

多年以后粟裕回忆时指出:

“车桥战役首先是从战略大局考虑的,不然就变成了近视眼。另外从战机上考虑,当时敌人的情况同1942年不同了,士气低落,所以打车桥能够打下来,可以打。”

正在延安的新四军军长陈毅与饶漱石看法不同,他给粟裕和一师发来了嘉奖令,称赞车桥之战斩获奇多,还首创了华中生俘日寇之新纪录!

中央军委通过新华社向全国播发了新四军收复车桥的消息,延安发布公报说:“车桥战役,在抗战史上,是1944年以前我军在一次战役中俘日军最多的一次。”

微信图片_20210306112625.jpg


毛主席看到的不仅仅是这场战斗的胜利,而是粟裕这个人。粟裕能紧密联系战争全局根据战略的需要,设想战役目的、时机、地点和规模,确定战役目标、作战方向和基本战法等。

听到捷报后,他欣喜地对粟裕赞道:“这个从士兵成长起来的人,将来可以指挥四五十万军队。”

饶漱石不满意这场战斗,可是被俘的日军中尉山本一三却十分钦佩,他说:“你们的粟裕埃拉伊!埃拉伊(日语‘了不起’)”。

微信图片_20210306112701.jpg

被俘的日军官兵

被俘虏的日军48人中,因重伤抢救无效和拒绝医治死亡24人,剩下有10人按他们自己要求释放,剩下14人愿意留在新四军,调转枪口向日本法西斯。


小结

粟裕认为:战争是要冒一定风险的,一方面不打无把握之仗;另一方面,又不能过于谨慎,不敢用奇兵,打不了胜仗的。在具备胜利的条件下,要变通使用作战原则,敢于同强敌、大敌作战。

在全面分析苏中抗日形势后,粟裕深思熟虑,所以,才有了车桥战役胜利,才有了华中局部的战略反攻。这些,都表现了他驾驭全局、掌握未来的战略才能,因敌变化、出奇制胜的谋略思想和指挥艺术。

微信图片_20210306112725.jpg


就连一向独尊清高的林彪,也极佩服粟裕的指挥天才。解放战争时,每逢华东打了胜仗,打了大的战役,他总是要给中央发电,探问那一仗是怎么打的,用的是什么战术,以供东北战场参考。

粟裕在车桥战役中胆识兼备,迅速正确选定对象、时间和地域,组织力量、出敌不意、出奇制胜,达到一举歼灭敌人的目的。他眼观纷繁复杂、瞬息万变的战争风云,判断准确,行动果敢,令人赞叹不已!



电子邮箱:781632945@qq.com 广州新四军研究会(www.gzn4a.com)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9 广州新四军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113740号-1 推荐使用 SogouExplorer(搜狗)浏览器 高速模式 1024*768 以上分辨率进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