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探索

研究与探索

为什么敬重粟裕? ——解读粟裕之一

来源:编辑:顾 平  作者:蒋晓华  日期:2021-2-18 10:30:44  点击量:[]

随笔



为什么敬重粟裕?

——解读粟裕之一


蒋晓华




借粟裕酒杯,浇胸中块垒。这是我最初也是目前乃至今后敬重粟裕的基本动因。

粟裕是个标本,解剖中国人的标本,解剖中国的标本,解剖中共党史的标本,解剖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的标本,解剖我们自己的标本。

作为一名中国人,粟裕出身于南方少数民族侗族,在湘西偏僻的山村长大,后来到常德湖南省立第二师范学校读书,在二十世纪中国历史的大变迁中,经历过大风雨,目睹过大世面,从农村到城市,从南方到北方,人生体验之丰富,一般人实在难以望其项背。

微信图片_20210218102905.jpg

  图片源于网络


作为一名中共党员,粟裕经历了中共党史中几乎所有的重大事件。七大时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八大时当选为中央委员,九大、十大、十一大都是,十二大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因1958年的祸居然得“文化大革命”的福,没有在“史无前例”(我们创造了多少个“史无前例”呀)中受到大的冲击,实在耐人寻味。

作为一名中国军人,粟裕从战士成长为方面军统帅,一步一个台阶,几乎一步不拉。他有做战士而不做炮灰的经验,有组织连排进攻的经验,更有组织大兵团作战的经验。林彪回忆说,南昌起义失败后,南下途中,“就数我们两个打得好。”红军时期,他的最高职务是军团参谋长,如果那时说话算数,有决策权,红十军团就不可能几乎全军覆没;在浙闽边区打游击,他独当一面,和项英、陈毅没任何联系。抗日战争中韦岗初捷,黄桥大捷,1944年3月指挥车桥战役获胜之后,毛泽东主席预言:“这个从士兵成长起来的人,将来可以指挥四五十万军队。”至于解放战争,那是粟裕、林彪、彭德怀、刘伯承、徐向前、陈赓们大放光芒的舞台,众所周知,耳熟能详,无需细说。以后的经历也是可圈可点。攻台总指挥,志愿军司令员第一人选,虽然后来因病未能挂帅出征,也足以证明其沉甸甸的分量。在总参谋长任内虽受到掣肘,却也为我军正规化建设做了不少实事。在1958年后的低谷中光芒依然闪烁,一系列军事理论成果问世,再次印证是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这条真理。

1980年代以来,尤其是近年来,随着历史的沉淀,大浪淘沙,粟裕愈加显示出军史价值,党史价值,历史价值,人文价值。研究专著不断问世,研究文章车载斗量,粟裕学方兴未艾。粟裕用不着拔高,本身就是一座巍巍高山;粟裕用不着拉长,本身就是一条滚滚长河。我们目前要做的工作,就是还原他本来的高度,本来的长度,为中华民族,为全人类,留下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标”。

我以为,当前的粟裕研究应侧重两个方面。一是史料的进一步挖掘,正本清源。治学态度一定要严谨,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尽可能用第一手资料说话,不遗漏任何一份原始文电,抢救现在还健在的当事人的口碑资料,反复比较、鉴别,得出正确的结论。随着党史、军史档案的逐步解密,很多真相都会逐渐浮出水面,这必将为今后的粟裕研究提供种种便利条件。刘少奇说:“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宜粗不宜细”不是研究历史的严肃态度,没有细节,就没有真实。要打破历史研究的禁区,不为伟人讳,不为名人讳,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毛泽东主席的错误可以指出,小平同志的错误也可以指出,每个人的错误都可以指出,当然要讲究方式方法,把握好度,把握住分寸感。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对错面前事实说话。粟裕这座丰碑是历史铸成的,不是人为制造的。二是对收集到的史料加工整理,分门别类,深入研究。在军史上,粟裕是公认的“无冕元帅”,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军事实践和军事理论,是中国和世界军事科学的宝贵财富。在党史上,粟裕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仅举一例。1959年,粟裕被错误批判和撤职后仅一年,整过他的彭德怀、黄克诚就在庐山会议上被打成了“反党集团”。粟裕也出席了这次会议,刘少奇劝粟裕把受到错误批判一事提出来,粟裕却明确表示:“我不愿在彭德怀受批判的时候提我自己的问题。我绝不利用党内政治风浪的起伏。我相信自己几十年的革命实践足够说明自己!”粟裕是中共党史上为数极少的没有整过人的人(当年刘英整叶飞时他是保护叶飞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在人类发展史上,粟裕是“天地之精华”中的“精华”,“万物之灵长”中的“灵长”。用陈丕显的话来说,“是人民用金子铸进史册的人,是人民永远记住的人。”纵观世界历史,中国历史,粟裕之德行,粟裕之才识,粟裕之胆略,都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是翘楚中的翘楚。“斗胆直陈”的粟裕,“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粟裕,“尽打神仙仗”(林彪语)的粟裕,“不去迎合上司”(陈赓语)的粟裕,“人格品德光彩照人,有一颗金子一般的心”(张闻天语)的粟裕,在山巅上放歌,在山谷中依然长啸的粟裕,提高了中国人和全人类的海拔。

 

 



  


蒋晓华,中国作协会员,曾任新疆兵团第四师可克达拉市作协主席、文联主席,著有散文集《在惠远脚下》等。 




电子邮箱:781632945@qq.com 广州新四军研究会(www.gzn4a.com)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9 广州新四军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9113740号-1 推荐使用 SogouExplorer(搜狗)浏览器 高速模式 1024*768 以上分辨率进行查看